您在這裡

2018。春 古亭文學人文憶遊記實  

古亭文學人文憶遊記實         

撰文 /走讀志工  謝常玲

花徑不曾緣客掃  蓬門今始為君開。從前從前,古亭自成一區,緊挨著官府重鎮的城中區,像是小時候眷村裡那些穿著旗袍、梳著包包頭,穿戴有致卻不多言的官太太,兀自站在家園中凝視光影起落。1990年起,兩區正式合併為中正區,從此她沒有自己的名字,只有老時代的人仍能叫得出她的小名。

晉江街長慶廟有碑記載著古亭舊稱「鼓亭」,說是為防範新店的原住民出草而設立鼓亭。現在的古亭,有孫立人將軍、楊德昌導演、詩人隱地、作家王文興與她息息相關,防衛羽化成撫慰。這天金車文教基金會,2018城市走讀,我們隨文學人陳美桂老師,掀開古亭人文薈萃的一面。

第一站來到台博館南門園區,這原是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存放鴉片的地方,後來政經變遷,最後由臺灣博物館接收管理建立南門園區。

建築師團隊細心修復這個意圖兼具歷史意義與環境教育的建築,使文青、親子、退休人可各取所需,陳老師建議大家有空來這兒坐一坐,靜靜地細看這裡一光一影,可以自備早餐,靜坐磚牆旁,也可以邀三五好友去呦呦‧荷造廠餐廳享受下午茶,裡面不大,但楊英風在這裡。

過個馬路,經過公賣局的小巷子左轉右轉,陳老師帶大家進入「北師實驗藝廊」,一看見這裡的景致,會讓人想起當年華視當年瓊瑤大戲「幾度夕陽紅」。

劉雪華穿著高領旗袍,憂鬱不語地守著斑駁的家院…就是當年那種紅色木門、就是當年那種落葉滿地的公舍大院,這裡原是校長的宿舍,現在是年輕學子策展、實驗演出的所在。

途經文化總會,老師帶大家進入鄰近南海學園的楊英風美術館。楊英風一生精於學習與突破,在歐洲學習時驚訝於不問技法,而是問為何而畫,眼界大開,這也是楊英風之於朱銘的刺激,使朱銘從木雕匠技,提昇到太極大開大合。楊英風的景觀雕塑於不同時間、不同角度看,光影互織成一段話,讓人細細思量。

穿過南海路,經過郵政博物館,我們轉進牯嶺街。先眺望對面的牯嶺街小劇場,老師談起楊德昌當年拍攝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真人真事,主角至今仍生活在某個角落。

由此電影談起當年的政治氛圍與社會環境,於是我們在這條街上每踏出一步,都能感受到當年的渾沌不安。「松林書局」、「高老闆的店」保留著時光的痕跡,舊書老照片讓人又想翻、又不想接近。想要找古書古照的老靈魂,這裡值得細細翻閱。

陳老師在導覽的路上,時不時介紹她喜歡的小店—當地口碑美食,大夥兒不是偷偷快買一包,就是相約一會兒結束後再回來打牙祭。

很適合陳美桂老師氣質的陸聯廳,隨即出現在我們眼前。西式歐風的花房,穿過紗簾,似乎能看到餐廳裡悠閒用餐的人們。這陸聯廳可有來頭,是當年孫立人將軍官邸,諾大的房舍,十數個停車位,符合大官姿態,可惜理想與現實總是違背的,將軍只是籠中鳥。

現在的陸聯廳,雅俗共賞,可聚餐、可婚宴;特別的雅鴿書院內有茶飲,古老的房舍,不高的房頂,身在其中,自然彎腰欠身,輕聲細語,慢慢說話。

離開陸聯廳,老師帶大家近觀「前南菜園日式宿舍」文資建築群,牯嶺街81巷與南昌路二段2巷兩個小街廓。看到下午4:00就有人潮排隊的潮州四神湯,就能看見南菜園。順著路走到南昌公園,仍能追溯前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當年生活的史蹟,有廟有歷史,這公園非常特別。

經過晉江街1號客家美食,蜿蜒小巷發現知名文青咖啡「早秋」,我們在長慶廟聽耆老訴說早期的古亭,官道打這兒過的。陳老師果然是古亭少年,連隔天廟慶拜拜吃免費米粉都能如數家珍,真是有趣。

最後來到同安街底的紀州庵,原為日治時期日本紀州平松家族的料理屋,後來政經轉變,成為宿舍,保留至今。

現在的紀州庵,有詩有展,入內脫鞋看展,更可以坐在長廊邊,學習日人慢活呼吸,遠眺天空,閉眼讓微風輕撫臉龐,好不自在。這天剛好有文創市集,古亭離開原住民肅殺、政治戒嚴好久了,現在的她,風華仍在,平靜度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