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018。春 文菁綠藝老懂興

文菁綠藝老懂興

撰文/ 走讀志工謝常玲

羅東 停不下來的探究

住板橋的朋友有一次送我一盒鳳黃酥,普通的紙盒,沒有設計的包裝,猜測是附近的西點麵包店買的,可真算是土產。回家打開紙盒,裡面竟是一排排沒穿衣服的裸鳳黃酥,黃色酥皮沾著油屑點點,失去了滿眼精美的期待,家人沒捧場來搶食。晚餐後,我打開油光閃閃的紙盒,拿起一塊鳳黃酥吃了一口….哇塞!好吃!太好吃了吧!將手中的鳳黃酥從口邊拿起來看一遍,忍不住快速又咬一口,再拿起來看一遍,又再咬一口…,就這麼邊吃、邊看,邊看又邊吃。一塊接一塊,好吃到不想停下來。

這次走讀的羅東,就像吃這小潘鳳梨酥,外表不華麗,細細一聽,每個點都想深入,邊聽邊看,不想離開羅東。莊文生老師以在地人講在地故事,鄉情溢於言表,讚嘆羅東曾有史詩般的英雄故事、有城市喧囂的紅頂風華、有帥哥美女的神明護持。

莊老師一開場破題道:「看一個城市,一看博物館,二探菜市場。」金車走讀一群人跟著莊文生和謝淑娟老師分成兩隊,從安平路到阿束社,這是彰化平埔族落腳之地,昔日南門港船仔頭所在。1804年,潘賢文率領中部平埔族諸社社民共千餘人,翻越內山,逃到宜蘭,1806年,淡水漳泉械鬥波及宜蘭,不敵漳州地大族強,乃渡溪移往羅東。這段史詩般的壯烈,潘賢文如悲劇英雄,受後人追本念恩供俸於城隍廟左龕。

經過開元市場,透過導覽麥克風,聽見莊老師親切地跟廟婆老太太話家常,這裡是三井寺,莊老師道出日本統治時期,也需要靈性信仰,因此,在台重建三十三番西國石佛,第一~三番在宜蘭,第十二~十四番在羅東。三井寺便有第十四番的如意輪觀世音。

重新經過開元市場,我們到了中正路的震安宮,羅東三大廟之一。二樓寧靜沉香,精緻的木窗雕花,莊老師特別推薦。

莊老師介紹羅東媽祖是宜蘭正妹,走進正殿看個仔細,真的很別緻,跟一般印象中的媽祖不同,我們這麼仰望女神,當下天上人間,融為一體。

媽祖廟後面是早期羅東的熱鬧街道「義和巷」,日新戲院的舊址現在已是花綠的壁畫彩繪,據稱羅東興盛時期,小小羅東有7、8家戲院,50~60家的酒家,羅東靠木材產業豐厚生活,以前羅東人生火煮飯,隨手一拿就是檜木,天賜的奢華。

也因此,商業興盛時期,人人都要談生意,飲酒作樂行業也雞犬升天,義和巷一轉彎,老師說當年這是羅東最熱鬧的街道,如今一側是普通人家戶晾衣,一側是長髮胭脂的女人在門戶大開的風中佇立。又一轉彎,新穎的日新戲院出現了,陣陣爆米花香中,我們望向對面一排斑駁樓房,這裡是當年的羅東會館,生意、帳款、女人、美食,如今都化為牆上的青苔。

離開羅東會館,走著走著到了文史愛好者眼睛會發亮的五福眼科,原屋主乃日本時期擔任公醫的清野滿五郎,戰後轉給陳五福眼科醫師;這棟日式建築外表是黑瓦屋頂、木造雨淋板、紅磚牆,相當古典雅秀。

再幾步路,便來到老羅東人口中所說的「番仔廟」城隍廟,主祀城隍爺。十六份地區的居民林天來等漳洲人於嘉慶二十年(西元1815年)在東勢地區募款建立。羅東三大廟之二。隨莊老師走進城隍廟左龕,果真見到潘賢文的牌位,人跟人之間的感情有很多種形式,跨越陰陽供奉祭祀如絲縷不斷。

走到舊農會門前,天熱又飄雨點點,呼應眼前的白粉圓涼水攤,老師豪邁地吆喝大家來一杯涼的吧!走讀大眾便跟著熱鬧了大嬸的白粉圓小攤,臨走前看大嬸笑得好開懷。

看了眼前改建後的陳純精街長公館、經過拍賣街,進入路邊不介紹不知道的縣定古蹟:武廟「勉民堂」。勉民堂有難得一見的九門三窗的建築形式,老師說明,既稱堂,當與扶鸞有關,廟公拿出精緻的單人扶鸞與雙人扶鸞,難得一見。勉民堂規開宗第一條:以儒為宗,以神為教,以孝悌忠信為立身之本。

羅東三大廟之三,奠安宮。只見奠安宮前旗幡上有龜有蛇,老師興起一問「可見此廟有哪尊主神?」,果然有高人在群眾中應答「玄天上帝」,沒錯,奠安宮拜玄天上帝與神農大帝。

因為某一年瘟疫,請來玄天上帝助陣平定,因此留在奠安宮。玄天上帝是老師口中的帥哥男神,神農大帝則圓面紅潤,再次說明羅東商業興盛,藏富於民,從神像造型便可窺知。每年三月初三奠安宮大拜拜,是羅東鎮的大事,老師笑稱,要吃羅東澎湃美食,不要忘了來搶秒殺的三月初三廟會訂桌。

中正公園旁的一串心已收攤,老師的美食彩蛋破滅。遂來到園內的一尊銅像前,說起陳純精街長的故事,他在羅東街長任內,做出許多影響地方深遠的建設,諸如營林所羅東出張所(林業辦事處)的設置。

1921年陳純精捐出十八甲土地,日人於是將原先分別在宜蘭與員山的太平山林場出張所及貯木池移往羅東,使羅東成為太平山林場的木材加工轉運樞紐,進而帶動羅東的工商發展,奠定今日繁華之基礎。現在的羅東夜市,當初是刻意提供給弱勢營業維生的地方。

最後一站,是人聲鼎沸的羅東林業文化園區,也就是羅東林場。1924年,日本鋪設完成了羅東林鐵,這條俗稱「五分仔車」的運材小火車,從太平山土場當起點,沿途經蘭陽溪右岸、三星平原,抵達終點竹林站;太平山的檜木也一車一車地經由竹林站,轉接宜蘭到八堵的鐵路,由基隆出口到日本。

今天的羅東林場,是日本時代遺留下來的文化景觀。偌大的林場,若不是陳純精眼光卓越地以捐地、捐款與日官交涉,今天的林場可能在宜蘭,不是羅東。就在這裡,我們與莊老師暫別,期待他下一次的、暫訂的『羅東小食記』。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