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2020大松山千人走讀-做工人的黑金之城

做工人的黑金之城

採煤工人可曾異想過百年後的信義繁華?

撰文/謝常玲

        一年一度盛大的金車千人走讀終於在疫情變局中到來,這一天,秋風斜雨,應和著我們這一組反骨地選擇要往山裡去,遠離信義精品與時尚。真想不到,信義區的歷史裡有一段與瑞芳的九份、金瓜石相似的命運—挖礦採煤,對比今日的富商豪宅、精品百貨,宛如一場穿越劇。

        往挹翠山莊方向沿著小坡路段走去,第一站來到「舊陂永安宮」,拜的是福德正神,一旁的永安祠建於民國70年,也有人稱「乞丐宮」,傳說當時很多生活無助的人在此度日。後來常見案頭上點菸祭拜無主遺骸有應公。從永安宮過馬路走進對面的巷子,左邊是聯勤技訓中心,右邊從都市大樓漸漸變成山景。

        王老師透過麥克風喊一聲「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引導大家看見綠叢中有磚造平台,這裡是當年山上運煤下來整理的地方,整理好的煤,送往現在世貿附近莊敬路上的Nature Beauty(自然美企業大樓)舊址處集散,再送往松山車站輸出。

        「日本人來台,一定要先勘查這裡有什麼資源,往山壁鑿一塊岩層化驗,有礦物資源,就公告招標,商人得標後採礦,繳納規費給日本政府。」這一條聯勤技訓中心旁的小徑,瞬間化成1930年間的歷史,隨著王老師的引導、觀察與解說,那些日本軍官、商人、礦工、煤車、煤道、整煤、輸送,似乎與我們交錯進行著,並預告著接下來要進入的礦坑與礦工的故事。

         經過舊埤溪,已是難得可見未加蓋的水圳,水聲潺潺,尚屬清澈。王老師特別介紹走讀信義區常見、也常混淆的一個「三字同義」字:「陂、坡、埤」,在臺灣早期地名中有許多與水圳及池塘相關的用字,最常見的就是「陂」。

        「陂」字有池塘、蓄水池的意義,台語又讀”pi”。1920年臺灣總督府實施大規模地方行政區域變革,日本字中找不到「陂」這個字,就統一改成了「坡」字,為地勢傾斜的意思,卻失去了水圳、池塘本意,可惜又可笑。

        臺灣光復後,指涉灌溉池塘的常用字又改成「埤」,因此常常會發生在地圖、解說牌或書刊上發生「陂」、「坡」、「埤」三字同時出現的混亂現象。(這些說明,亦可參考中研院地圖俱樂部。)

         接著,在風雨中,一行人在風雨最大的時刻爬一段好漢坡(千人走讀特別的風景之一就是一群人平靜遊賞不怨天尤人),喘息之際,眼前出現規劃有致的「和興礦坑」舊址。這裡還是土石流警戒區,當年煤渣丟兩旁丟出來的「捨石山」,遇風雨便有鬆動滑落的危險。在信義區公所整理下,復刻礦工雕像、記錄當年工作景況、記載礦坑過往歷史,非常值得一看。

        但是走讀就是要聽老師現場講解當年的風土民情。話說礦工來源多是中南部北上賺錢的外地人、或是原住民,男男女女都有,但是男人才會下坑採礦,女人負責地面的活。何以如此?實在是地底礦坑悶熱,礦工多會打赤膊工作,因此適合男人,那又熱又煤渣黏身的辛苦,都是為了可以多賺一點錢。

        沿途的宮廟多祭祀福德正神,無非請土地公保佑在此落腳平安、豐收過活。但是礦坑口有一間地藏王廟,據說當年就是因為需求才建廟,有一說是在地底挖礦似乎像是挪用地下的錢財,因此下班時,總要跟地藏王參拜,告解一下,「出此下策,情非得已」,祈求諒解。

        「和興礦坑」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是礦坑口匾額上的「皇紀2600年」。皇紀2600年是從第一位天皇即位算起的第2600年。史學家從日本史書編年法推算年代,神武元年大約相當於西元前660年,也就是說,神武曆與西曆相差有660年 (皇紀2600年-660年=西元1940)。

        遇上2600年這個開國整數,在當時來說是非常重大的日子。因此日本各地都有盛大的慶祝。台灣有好幾處都留下了這個「效忠大日本天皇」的心機。除了這裡之外,艋舺清水祖師廟門廊上、汐止忠順廟、新竹靈隱寺的石燈籠、手水缽、苗栗獅頭山山門都有被文史愛好者發現的蹤跡。

        離開「和興礦坑」後,進入號稱台北市最長的巷子「信義路五段150巷」,根據信義區公所記載,150巷由今捷運象山站處為起點,一直延伸進入到象山、拇指山山區,總長約3公里。

   沿著150巷走,我們陸續參訪了福犁宮、象山公園、靶場舊址、三長廟,從日治採礦生活,進入了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的軍眷日常。象山公園中有一處「樹蛙保育區」值得一探,象山公園是台北市區內唯一可以發現樹蛙的景點,而「台北樹蛙」是台灣特有的保育類動物。

走讀在三長廟結束,王老師豐富的解說,讓走讀夥伴們有獎徵答輕鬆愉快。當我們謝謝來賓互道「明年見!」時,已有人好奇「明年去哪裡?」。一定有個好地方、好老師帶我們走讀遊賞!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